模拟赛车,嗨跑,赛车模拟器,模拟器
首页 / 近期文章 / 嗨跑学院 / 赛车知识 / 赛车规则第三章: 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之案例分析

赛车规则第三章: 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之案例分析

转自 赛道时光 原文地址1

在讲解了规则之后,我将把这些规则应用到几个具体的案例上去。2014年,到目前为止(译注:此文写于2014年)有四场比赛中曾经出现了一位梅赛德斯车手尝试在外面超越其队友。每个案例中,外面的车手都被里面的车手封死了线路。然而,处在里面的车手行驶的线路不可一概而论,有温和的,也有非常激进的。我将以时间顺序进行阐述。

案例1:2014赛季巴林站

在巴林大奖赛中,罗斯伯格有好几次都处在了汉密尔顿的外面。每次他都被(汉密尔顿)激进的封死了线路。第一次发生在第1圈,如下图所示。

nico_bahrain_comp

在入弯的时候,汉密尔顿恰好在罗斯伯格前面,但是罗斯伯格在过弯的时候赢得了一些位置,基本在出弯的时候和汉密尔顿完全并排,接着放弃了超车。这恰好是里面车手需要给外面车手留空间的临界点,如果发生了碰撞,两位车手都要负责。

f1_rosberg_bahrain1

在第52圈的时候几乎发生了同样的事情,罗斯伯格再次和汉密尔顿并排,如下图所示,但刚好在出弯前放弃了超车。正如塞纳一样,汉密尔顿制造了一种对手需要考虑是否要放弃以避免碰撞的情形,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发生碰撞,两者都负有责任。

rosberg_bahrain_outside_shot

在第18圈的时候再次发生了一次意外,罗斯伯格通过晚刹车尝试在1号进行(从内线)超越,但是汉密尔顿通过switch-back重新夺回了位置。汉密尔顿在出弯的时候采取了一个极度激进的线路来封死罗斯伯格的线路,罗斯伯格快速反应避免了碰撞。罗斯伯格接着告诉车队:“警告他,不带这么玩的。”

nico_bahrain_comp

案例2:2014赛季加拿大站

nico_canada_comp

在发车之后,汉密尔顿尝试在1号弯的外面超越罗斯伯格。在刹车区开始的地方,他和罗斯伯格完全并排,但是罗斯伯格稍微晚了一点刹车,并且走了一个很深的线路入弯以便封死汉密尔顿的线路,汉密尔顿在出弯的时候在罗斯伯格后面,最终放弃了超车。

f1_rosberg_canada1

案例3:2014赛季匈牙利站

nico_hungary_comp

在匈牙利站的最后一圈,罗斯伯格尝试在2号弯从外面超越汉密尔顿。罗斯伯格从后面很远的地方过来了,但是更新的轮胎使得他有更快的过弯速度。在过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汉密尔顿察觉出了罗斯伯格的动机,突然打直了他的方向盘,最终在出弯之前以一种激进的方式防守住了罗斯伯格。这是防守即将要达到被认为可以接受的防守线路的极限。

f1_rosberg_hungary1

案例4:2014赛季比利时站

nicor_belgium_comp

罗斯伯格在过弯的时候处在后面的位置,并且在出弯的时候几乎落后了一个车身的位置。汉密尔顿则行驶在了一条合理的线路上——只是比正常的赛车线路稍微激进了一点。罗斯伯格先是突然往左进行移动以便制造更多的空间,然后维持了一条相对比较紧凑的线路,导致汉密尔顿行驶的线路没有足够的空间。最终两者的前翼和后轮发生了碰撞。

f1_rosberg_belgium

当时罗斯伯格是如何想的呢?托托·沃尔夫的说法是罗斯伯格不是有意要造成这次碰撞,但是他想“发出声音”。正如我希望澄清的那样,针对防守者在这种类型碰撞中所扮演的角色,争论在理论上是合理存在的。他们可以如何激进的榨取防守者的空间?比如汉密尔顿在巴林站的防守,他两次封死了罗斯伯格的线路,当时两车几乎处在完全并排的位置,并且在另外一次激进的线路中差点发生碰撞。还有他在匈牙利的防守,他突然改变了车子的行车线路来封死罗斯伯格的线路,这“深深陷入”了灰色地带。

对汉密尔顿之前的防守仍有怒气的罗斯伯格想在比利时站划出底线。这一次,罗斯伯格在弯道中途选择了一条更宽的线路,但是并没有完全放弃这个弯道。他似乎通过“车子语言”说:“你拥有了赛车线路,但是你不能如此这般榨取我的空间,否则我们将会发生碰撞了。”

迈凯伦车队在1988年至1989年期间曾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塞纳以经常制造这种情形而闻名,普罗斯特不得不放弃或者承担在发生碰撞时两者都要负责的风险。最终在1989年的铃鹿站,普罗斯特被逼到绝境并且决定予以反击。

我在积分榜处在领先位置,我告诉车队,“我再也不会开门了。”我之前做这件事情做的太多了,我已经受够了。最终,我们在这个慢速弯发生了碰撞。所有人都认为我是故意的,但我也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来结束比赛。我在比赛开始的时候是领先的,我想赢得比赛。当他尝试超车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相信,因为他从这么远的后方过来,但是我在想,“我不会给他留哪怕是1米的空间了。”正如我说的,我没有开门。——阿兰·普罗斯特

普罗斯特对这次碰撞负有责任。尽管塞纳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但是他以足够的距离并排从而拥有弯心。塞纳此前的速度非常快,但是在碰撞之前车速已经降下来了,并且打方向盘入弯。

y8PnkLR

如果没有这次碰撞,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类似于在2007年意大利大奖赛汉密尔顿对莱科宁进行的精彩超越。

进一步来说,普罗斯特的防守线路是不正常的,它看起来像是一个在紧急关头所进行的具有矛盾的决定,而不是一个自然的防守线路。他在刹车区穿越了赛道,并且在发生碰撞之前是自然而然的将车子开向了缓冲区,而不是弯心,正如下面的车载照片。

Q1EHL3m

正如普罗斯特对1989年铃鹿站的事故负责一样,罗斯伯格也毫无疑问对2014年比利时站的碰撞负责。汉密尔顿的线路不是一种不正常的激进线路,尽管这可能会树立一个不好的先例,但是罗斯伯格还是很幸运的逃离了赛会对他的惩罚。但是,我们从全局的角度来看待这两个事故以便理解为何它们会发生,这点至关重要。两个事故都不是无缘无故而发生的。两个事故都是由于其中的一位车手此前在利用赛车规则的灰色地带,而他的队友尝试要划出一条更为清晰的界限。

(译者:一天 本文经f1metrics授权翻译 原文点我 未经允许 谢绝转载)


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赛道时光微信公众号(赛道时光:circday)

 

推荐

t01d5e22180505e1219

从“怼”到“被怼”

在事故中成长,在斗车中进步。

发表评论